分类 征途 下的文章 - kernel panic

征途

对一些学科问题的记录和对一些事情的看法

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知道谁一直在裸泳。

写在前面

我本来是每个学期写点总结的,一般在放假开始,不管有没有意义或者是否尴尬都写。这次暑假刚刚开始的时候博客出了点问题就没理,所以一直没写,现在还是写一下吧。

考研?就业?的一些看法

这个学期我观察到很多人都在考研了。但觉得直接找个工作也不是不可,我自己的能力可能不是很强,但也不算得弱吧。
现状
比较狭隘的想法
其实我有时候也在想,要是能早出生十年甚至是九年就好了,十年前计算机行业还没这么火爆。现在程序员经常有一种说法,年龄大了容易失业,因为现在学计算机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我家附近就有少儿编程培训班,如同我小时候的英语或者奥数班那样遍地开花。
有时候形而上学地看纯粹编程,无非就是运用各种库(不只是说Python,包括C语言那种标准库printf),传下参数,亦或是调一下API,也是传一下参数,摆一下布局就完了。
如上所述,学编程的人越来越多,因为门槛低。当你年龄大了,后来的年轻人干调包传参数肯定能做,甚至能比你做得更好,还能做更多的事,按这个角度来说其实是容易失业。






查看全文 »

传播延迟、传输延迟、处理延时以及排队时延等概念的一些类比理解

有条公路(链路)开始处有收费站(路由器),收费站出站就会有不同的去处(路由功能),假定一个汽车车队(分组报文)以100km/h的恒定速度在公路上行驶,那就得依次从进收费站到出收费站,行驶的这段时间就是传播时延。可是在进收费站之前,先得缴费啊,而且你还不能开得太快。而收费站门口的工作人员处理给你发卡的时间假设是10s,那他一分钟就能让六辆车进入高速公路。进入高速之前的这段在收费站的时间,就是限制车辆(bits)不能瞬间涌入高速的时间。也可看作为是所有车队(分组报文)中的汽车(bits)发卡允许进入(传输,或者推向)高速公路(链路)所需要的时间。这个时间就叫做传输时延。

假设汽车以光速行驶(传播速率),则在后一辆车还在等待收费站入口处工作人员慢吞吞地发来的卡的时候(传输速率),前一辆车早已到达下一个收费站准备出站了(实际上前一辆车都可以绕着地球转七圈了)。所以这时候在车队后部分的车还在等发卡的时候(传输速率慢,等待传输),车队前面几辆车已经光速到了下一个收费站。地球上一般不考虑传播延迟吧?除非是汽车开上了火星(好奇者号),从地球发信号在火星上要十几分钟才能收到。。

传输时延是分组长度(车队的车数)和链路传输速率(工作人员发卡给你的快慢)的函数。

而传播时延则是两个收费站(路由器)之间的距离和汽车速度(传播速率)的函数。

排队时延好理解,先来的先拿卡过闸呗(推出路由器)

处理时延不太好用收费站的类比。。实在要强行类比的话,可能是收费站工作人员检查一下你的车牌是否套牌?汽车是否爆胎?检查一下车要往哪开?身份证行车证驾驶证是否过期?。。。实际上处理时延通常是在微秒或者更低的数量级的。。

时延带宽积=传播时延*带宽,我理解的是,在第一辆车驶出收费站但还未到达下一个收费站时,这条高速路最多能够容纳的车的数目。按李全龙老师课上的内容来看,是指:这个链路上能容纳多少个比特,或是以比特为单位的链路长度。

2021年的总结

2021年已经远去,2022已经到来,放假一个星期了,重新整了一下博客,其实也就是记录一些平时的想法和自己的观点。
回想起我大一大二的时候,因为计算机类的课比较少,玩得也比较多,当然考试也就比较差,像离散数学这种课程固然很重要,但从中学以来我都是被数学牵着鼻子走的,所以就die了,还好没挂。
2021年寒假结束开始高二下学期,这个时候开始有一些真实计算机类的课程了,这个时候我想到还是得认真学学的。

热爱计算机还是只为了拿个高分

很小我就接触电脑,小学的时候就在用512k宽带了,那个时候鲜有在线的视频,即使有也是要配合Windows media player插件播放的,基本下什么东西都是要用快车或者电驴。在小学的时候为了破解一周一度的小学微机课控制来玩4399,认识了反汇编工具OllyDbg,现在意识到那个就是低级语言。所以和人学程序路径不同我可能最初是先接触了低级语言,后来到vb,写点小程序,不过比较懒,也受限于当时的水平,一个没上初中的小学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数学上的函数,也没见过这个词,更不用说计算机上的函数了。但这一接触给我带来了计算机的兴趣,也就为我后来走计算机路提供了方向。

放假回广西后,因为中小学还没有放假,我在放学时间去了初中,发现现在初中生的网上冲浪强度都比我当年高得多,毕竟现在是手机上网的时代,那些初中生有的拿手机聊她们的偶像什么的,也有在玩游戏,有些感慨。上《多媒体技术》的老师就说,很多学生没接触多少电脑就直接从手机开始了,就像没经历过信用卡银行卡刷卡消费的人直接用上了微信支付。

身边有很多卷王,也分不清真正是内卷还是勤奋。在我看来,如果学习只是为了应付考试那就算卷吧。卷王在我看来也分很多种:一种是勤奋的,每天既早起也晚睡,还很精神,这种我挺佩服,至少我是做不到,对于我来说晚睡可以,早起很难的了;一种是很聪明的,以做题来说,相同的题他们可能三分钟写完了,我得五分钟,背书来说,他们3分钟背完了,我5分钟还没背得;还有一些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为了拿到高分在没有必要的时候还在看书,随后拒不承认



查看全文 »